当前位置:主页 > 内衣品牌 >

哼哼让他们以后再瞎叭叭

1994年2月1日,本是个极为平凡的日子,但对我的一个被告当事人来说,将来却必然会留下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。 只是差那么短短的几天,就永远失去了继承逝去的老公留下的6间房产的权利,尽管和他相依相伴十几年直至送他平安离去。 法律是无情的,虽然乡亲有情,

 
         1994年2月1日,本是个极为平凡的日子,但对我的一个被告当事人来说,将来却必然会留下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。 
         只是差那么短短的几天,就永远失去了继承逝去的老公留下的6间房产的权利,尽管和他相依相伴十几年直至送他平安离去。 
         法律是无情的,虽然乡亲有情,虽然我们同情,但她在1994年2月1日以后和丈夫未登记同居的事实,让我们面对那条僵死的司法解释没有任何变通和回旋的余地。 
         死者的兄长要求获得尚存的几间摇摇欲坠的破房,从法律的角度看,没有任何不当之处,远离死者的生活并不是剥夺其继承遗产的法定理由。 
         当初为什么就不想到去办个结婚登记?退一步,倘若把结婚的日期安排在那年的2月1日或仅仅早那么一天,符合事实婚姻的法律规定,岂会弄个人走财飞的可怜境地?大概这就是命运吧! 
         幸亏《婚姻法》有了一条人性化的规定,老太太才可以最大限度的取得照料老公十几年应该得到的一定补偿,但相对于那6间房产的价值来说,毕竟还相差很远,但我们终究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在法律和道义之间取得所谓的一点点平衡。 
         可气的是那些在法庭上念念有词的代理人,真该让老太太狠狠的挨个咬他们嘴巴一口,让他们以后再瞎叭叭!

上一篇:一片生机暖意生,大地沐春风 |下一篇:鸟棒又是什么玩意儿

热点新闻

图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