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内衣时尚 >

征服这昏暗的天气只有那良好的心态了

常年在外行走,吃住行随便多了,尤其在睡眠方面,克服了认床坏毛病,基本倒头就睡。清早推窗一看,又下雨了,且雨势还不小,这鬼天气。这样的雨天上山根本拍不出啥,想想联票只有两天期限,昨晚听旅店老板娘说今晚有旅行团入住,客房都不够用,再查未来天气

   常年在外行走,吃住行随便多了,尤其在睡眠方面,克服了认床坏毛病,基本倒头就睡。清早推窗一看,又下雨了,且雨势还不小,这鬼天气。这样的雨天上山根本拍不出啥,想想联票只有两天期限,昨晚听旅店老板娘说今晚有旅行团入住,客房都不够用,再查未来天气,溪口还是连续降雨,没辙,硬着头皮上山。

 

都说雪窦山很美,但雨天上山是很悲催的,一手擎伞,闷头走路,为安全计不敢观风景。雨天旅行团是不进山的,没有导游引导,我们十来个散客个个神色凝重,步履匆匆,好像是去参加一场重要的会议,哪有观光客的闲情。

 

目力所及之处,烟雨笼罩,就是从观景台看千丈岩,也是短短一截。不敢多逗留,紧跟着别人去了妙高台。妙高台建有蒋介石别墅,建筑风格中西合璧,该别墅在1949年解放前夕,成了蒋委员长的作战司令部。

,不知何日

 

妙高台前松竹青翠,活泉奔突,不知为何那泉水不怎么清澈。妙高台后有一座坪台,坪台三面绝壁,在坪台远望,风景妙不可言,真如海上蓬莱仙境,只是云雾缭绕,相机拍不清楚,咱就自私地自我欣赏了。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赶紧把流连在蒋氏别墅的老公拉来,也让他分享眼前美景。俩人绞尽脑汁利用每个角度,想把岚山烟霞留住,无奈云雾遮掩,只得作罢。

 

回景点大门时看到有一条岔路,旁边有一指示牌,大意是说此路通向千丈岩谷底,大概下去500多米,老年和体弱多病的慎行。我从来不承认自己体弱,刚到花甲之年不属于老者,只是双脚跟已感不适,五六百米深的台阶很伤膝盖,况且这条路看着就很幽深冷清,除了我俩再没任何游客。老头见我犹豫,便鼓动我说:怎么,跟着你老公有啥害怕的?一切有我呢。刚才在别墅看照片,蒋氏父子离开大陆去台湾前,就在千丈岩谷底合影留念,我也想去那里看看。

 

五六百米的台阶路真不是好走的,脚后跟不能着地钻心的痛,走了许久总没个头,也不允许再走回头路。一蹦一跳来到仰止桥前,有轰鸣声激荡,抬头望一挂飞瀑在千仞绝壁处从天而降,瀑布不算太宽,但落差大(186米),水流撞击着乱石,腾起水雾溅湿了衣衫。飞瀑太高,我蹲下再蹲下只差没坐地上还是没法拍摄它的全貌。这就是千丈岩,唐宋以来四明最重要一处景观地,赢得王安石、曾巩等历代文人雅士对其咏赏。

 

千丈岩左侧就是蒋氏父子留影处,也想上去坐坐,遥想当年蒋委员长坐在此一定浮想联翩,是对家乡不舍?还是为前途担忧?更是太多无奈吧!雨天路滑,伤脚举步维艰,再说没一处能坐着拍照的地方,终是未能循着伟人最后留下的足迹,也是遗憾。

 

雪窦山还有几处景点,前方有小火车让我欣喜,可售票员一席话心情跌入谷底。这小火车就是在谷底通行,如果去别的景点,还得爬三公里的山道阶梯。如果去千丈岩出口处,只能原路返回。看着周围绝壁峰林,想到来时的几百米阶梯,不寒而栗腿肚子直抽筋。售票员劝我们还是原路返回,说下雨天那几个景点没啥可看的,最主要不安全。难道就没有捷径可走?现在真到了进退两难了。

 

路旁一废弃厕所吱呀来了门,原来里面有人啊,她听到了我们的议论,手指对面山坡说,你们不能坐缆车上山吗?缆车?我记得雨天停运了呀,刚才还看到有人在上面维修呢。现在已经正常了,你们不信去试试。

 

缆车终点在妙高台,预示着我们又将重复有冤枉路,最主要整个缆车站只有我们两位游客,他们会为我俩特例吗?谢谢缆车站工作人员,由衷佩服他们人性化的服务态度,得以让我们顺利回到妙高台起点。

 

一瘸一拐很狼狈地离开千丈岩景区,那里又是什么好去处,金光闪闪一尊大佛很吸睛,去还是不去,又开始纠结,因为我不大喜欢去庙里。但几百元的联票呢,总要用到极致,不能浪费,不然不光脚痛,还连带心痛。

 

上一篇:一盆盆色彩明艳的茶花为我指明了方向 |下一篇:一代人要在一个地方扎根不容易啊

热点新闻

图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