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内衣展会 >

任凭许多记忆的碎片一并拼凑成影

有多久了,未文。 许是心空了太久,还是渐成习惯。 习惯这样的说词,习惯如此的依托。某些反反复复,已看淡,亦如健康。 身体依然糟,每次疼痛来袭,都会生出各种不一的念头来。 就像荆棘生在心里,无关于幸福,无关于美好。 久了,便扎根于心里,生根发芽,

 
有多久了,未文。 
许是心空了太久,还是渐成习惯。
习惯这样的说词,习惯如此的依托。某些反反复复,已看淡,亦如健康。
身体依然糟,每次疼痛来袭,都会生出各种不一的念头来。
就像荆棘生在心里,无关于幸福,无关于美好。
 
 
久了,便扎根于心里,生根发芽,生的越多就越刺心。
而我,就像一个无辜的误入者,被缠绕,围困。
 
 
或许是,痛的多了,便没了挣扎的意识。
躺在那里,悲哀的期盼天堂,想像着是否会伦为天使。
任凭时间一点一滴,直至末日。
 
 
这种感觉无作做,很真实,不想拿来当印记书写,却还是蠢蠢欲动。
或许有一天,我当真不在了,还有份曾经为此煎熬的凭据。
 
 
可,我又如何舍得,让爱我的人见我如此心境,我似乎矛盾又迷茫。
夜又深,又一次从梦中醒来,又梦了不愿梦到的,心中恐惧一直。
是身体的,还是来源于生活中的,一切,不得而知。
 
 
现实生活于我,是那样的冰冷不堪言,我不去述说,即便心有埋怨于不甘。
我是见不得我的字的,就像此刻,我又将往来的记忆重读,心仍旧那么痛,那片柔软又一次被触碰。
我就那么呆呆的,守在这片丛林里,感着,忆着,荒芜着。
任凭许多记忆的碎片一并拼凑成影,浮现,不计后果.......
 
 
 
 
 
 
{  一切都不再... }
 
 
 
有没有人告诉你,你的影子依然在我梦里。即便心早已空无几,却还是残存你的痕迹。
有没有人告诉你,这是个怎样的城市,自你离去.....
 
 
每个黎明醒来都不会再见。
我知道这个城市早已没有你,而我却始终拒绝承认这个现实。
没有你的城市,是那样的空旷,无论做何种停留,都显如此的寂寞空落。
 
 
风是那样的轻,云是那样的柔。
记得那日,也是此情此景,还是这样的街,清幽远长。
马路上,依然是满载的人群和马龙车水。
我们就那样并肩走,一路上听着你的海阔天空,你的欢声笑语。
 
 
可今日此时,你在哪里?
一切的一切已飘远,忽然觉得好冷。
不知何时地面已潮湿,天空飘起了细密的雨,夹杂着微小的雪花。
于是加快了脚步,或许,我早该忘记一些该忘记的,向着某个温暖的方向前行。
 
 
或许,那只属于上个世纪的事儿,此生又何必追寻苦觅。
又或者,那个人儿只是人间某个岔道口偶见的精灵,作飘渺的停留,下一秒就再也寻不到。
怪不得,你的神思总是那样忧伤又迷离,琢痛我心。
 
 
或许我该明白,这是怎样一种境遇。
就像一滴泪落在心田里,留了痕迹却又逃离。如此温热,如此慌乱。 
那是怎样的语言,静静地流淌却又深深缠绕。
 
 
是不是该将头甩甩,遗忘,某些。
有时,不是无情,亦非薄幸,而是我们没有精力触及那么多。
我们一生中遇见的太多,必有选择,因停留驻足甚少。
生命是终将是荒芜的渡口,或许到最后,连我们自己都是过客......
 
 
 
{  自轻尘,不纤染.... }
 
 
 
雪后,清冷的气息,在透明的天空中凛冽的释放,清丽,素雅,洁净。
毫不理会消殒的后果,任它凝结,美的从不纠结,让人心折。
 
 
 
凭住呼吸,轻轻地感觉,冬的气息是那样浓烈。
在唇齿的一张一合中,仿佛所有的言语,都化做惊叹号僵在了空气中。
呛人的寒,却也沉迷。于是,我赠予了它一个如春天般的笑容,如蒲公英逆风而翔。
 
 
 
我喜欢这样的冷和澈。
喜欢这个季节里有那样美好的白。
它们洗涤着我,让我渐清醒,让我变的开怀。
喜欢被它们围绕,亲吻,抚摸,打开我本该美好的面颊。
 
 
 
我旋转,我陷入,任凭手冰冷,呼吸冻结。倔强的想,沉迷于回忆。
 
 
 
还记得,童年,笨挫而简单的木耙力,雪场上长而利的雪撬。
还记得,那年深冬,冰上月下耍陀螺,正月十五人群簇拥下,透明廖耀的冰灯。
还记得,那印记着我调皮模样,窗棂上绽放的霜花。
还记得,街灯下驻足,忧伤的仰望美丽的树挂。
还记得,那温暖的怀里,是怎样的一个前世人。
蒙胧中出现着一张坚毅的男儿脸,似父亲。
翼下闪躲着一张娇红可爱的小脸儿...
 
 
 
这是一个神秘的世界,就像安妮说的那样,我们的快乐与存在都是微乎其微的事。又何必计较无人问津,有时孤芳自赏也未尝不可。我还有何纠结。我是该将心间绽放的,或各归各处,或悄悄收起,收敛。远离喧嚣的岸,寻一幽婉的芬芳园,伫立成一茎明澈,摇曳成一抹如此姿态,恬然、淡泊。如一首云淡风轻的小诗,又如一曲蓝天碧水的梵音。任由红尘万丈,纤尘不染。
 

上一篇:是谁预约了,如此遇见.. |下一篇:原来努力是可以决定一切的

热点新闻

图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