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内衣展会 >

一点没看出来他是刚吃过饭出来

王大脑袋一点也没客气,一屁股选了最宽敞的沙发坐了,我也和朱总儿满脸陪笑着各自选了把椅子坐了。一点没看出来他是刚吃过饭出来的,水果盘被他一扫而光,那时候果盘里插着的小伞和果皮雕刻而成的花草再不是什么风景,都成了害事的摆设,浑圆的两腮更加饱满

  王大脑袋一点也没客气,一屁股选了最宽敞的沙发坐了,我也和朱总儿满脸陪笑着各自选了把椅子坐了。一点没看出来他是刚吃过饭出来的,水果盘被他一扫而光,那时候果盘里插着的小伞和果皮雕刻而成的花草再不是什么风景,都成了害事的摆设,浑圆的两腮更加饱满,就连柠檬水他都连喝了三杯,我和朱总儿小口呷着咖啡,还是满脸陪笑。

 

 

 

看样子他可不止当个局长,朱总儿看着上食的王大脑袋终于开始评价,话未说完,那位办公室主任端起咖啡,一饮而尽。

 

 

 

许是吃饱喝得了,大脑袋打开了话匣子,从奥巴马的专机再到国家领导人他一通儿盘点,直把我和朱总儿听得伸直了脖子,瞪直了眼睛。后来他的电话响了,是老婆打来了的,下了最后通牒,再不回家就插门,我眼见着他故计重演,待婆娘那边电话挂了,他才大声嚷嚷,我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,给我老实呆一边去,之后便是满脸堆笑,声称这娘们儿就是缺乏管教。彼时,他那炮轰的脑袋上梳着一条雷劈的缝儿,摇来晃去,着实的可恶。

 

 

 

刚哥最近似乎很忙,每次电话邀他去吃饭,他都口称没有时间,或领导查岗或工作繁重云云,然后电话那边传来催他快些出牌的抱怨,看样子他也真的很忙,我们只好吃饭闲谈少了些调侃的对象。

 

 

 

朱总儿的茶庄生意依旧清淡如水,但每次喝茶我们依旧谈笑风声。那日去城外的农家吃狗肉,席间陪同他去菜畦边小解,当时电话确是响了一次,接过来对方口称在茶庄门前等候想买茶叶,于是朱总儿苦笑不得。

 

 

 

我一直心情不怎么好,前日里想到户外散心,一不小心把腿还忽悠瘸了,估计这笑料够他们几个家伙调侃月余的了。不过今年能上春晚可是我年前的一件大事,这年头谁知道怎么的一个人就红了呢,虽然是山寨版的,但我还是想痛快地玩一回。

 

 

上一篇:一张10亿欧元一张船票 |下一篇:斯日古楞和那片土地,将何去何从

热点新闻

图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