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内衣展会 >

斯日古楞和那片土地,将何去何从

卡帕风衣,牛仔裤我没有注意是什么牌子,不过这已经足够休闲。坐在副驾驶随着车载mp3轻声吟和着,突然悦耳的彩铃响起,熟练地掏出手机接听。叽里咕噜地一通蒙语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他是个地道的蒙古族小伙子,略微卷曲的头发,若隐若现的连鬓胡须,纯正的蒙古族

卡帕风衣,牛仔裤我没有注意是什么牌子,不过这已经足够休闲。坐在副驾驶随着车载mp3轻声吟和着,突然悦耳的彩铃响起,熟练地掏出手机接听。叽里咕噜地一通蒙语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他是个地道的蒙古族小伙子,略微卷曲的头发,若隐若现的连鬓胡须,纯正的蒙古族刚毅的脸和那双剑眉下狼一样勇猛的眼睛。

 

 

 

这就是给我在城市里引路的蒙古族朋友-----斯日古楞。这个蒙古科尔沁草原部落的后裔,他的家乡便是几百年前缔造了大清王朝血脉的孝庄皇后的故里,这更让我对他陡增了结识的兴致。

 

 

 

我们的交流开始于十字路口的红灯信号,从铁木真可汗统一蒙古各部,到忽必烈汗建立元朝,一直聊到清朝葛尔丹叛乱(我有点后悔因循了历史教材称做叛乱,诚然葛尔丹属当时的西部蒙古准葛尔部。)和渥巴西汗率部东归直到北洋政府时期的外蒙独立。

 

 

 

我喜欢历史,尤其是这样的一个能骑善射的游牧民族,这源于我在那片大地上切身感受的那一份空旷与辽阔,要知道一个民族能够生息繁衍到今天就已经足以证明她的伟大。喜欢斯日古楞更因为他很懂得他本民族的历史,这在他那身休闲装所投射出来的风光里是如何也找不到的。我喜欢听他给我讲七千蒙古勇士的惨烈征战,还有当年蒙古铁蹄一直打到欧洲多瑙河流域的辉煌。

 

 

 

不过,历史的硝烟沉淀后他的言语里更多的是隐隐的担忧。我的心情和他一样,因为今天的情景有目共睹。科尔沁草原几乎一片荒漠,土壤严重沙化,西拉木沦河早已断流多年,从前的牧人已经过起了半农半牧的定居生活,从前水草丰美的科尔沁草原,现在只是个名字。

 

 

 

德福大哥杀羊款待我们,我是欣然前往的,一直想在孝庄故里寻点历史的痕迹,但旧日的王爷府今天片瓦无存。羊肉端上来了,大块儿的,这就是传说中的手把肉,别的菜没有,我有点傻眼,不过更让我傻眼的还在后头,整整一箱白酒抬了上来,忽必烈牌儿的,想必一定很刚烈,我被敬为上宾,于是......

 

 

 

我在阳光温暖如善良的阿妈的眼睛的那样一个下午倒下去了。我本就是不饮酒的,但那个下午我象个蒙古勇士一样倒下去了,我想向生意伙伴证明我的足金诚意,更为了民族大义,蒙古族朋友不喜欢不能喝酒的朋友,我可以喝躺下,但决不可以不喝,我躺在酒醉的缝隙里偷偷的想,也许弥足珍贵的民族团结就这样加深了吧!

 

 

 

那天,我听到了斯日古楞唱起的草原上的长调,我喜欢这样的民族文化风格,委婉悠扬,豪放而不失细腻的情感,虽然听不懂蒙语,但依然浮现了夕阳中,晚归的牧人饮马西拉木沦河的优美景象。我也唱了,那首喜爱的熬包相会,引来大家一起欢唱,美丽的草原,美丽的爱情,真的让人向往,我就在那悠扬的长调里醉了下去。

 

 

 

今天,我醒了。城市的风光依旧,从前的草原也许只是在酒醉的歌声里的幻象,而明天,我的蒙古族朋友,斯日古楞和那片土地,将何去何从?

上一篇:一点没看出来他是刚吃过饭出来 |下一篇:像似一朵美丽女子,最是那低眉一笑的温柔

热点新闻

图文新闻